第十一届上海国际泵阀展

上海国际泵管阀展览会

FLOWTECH CHINA (SHANGHAI) 2022

新展期敬请期待

上海 | 国家会展中心(虹桥)

ENG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污水厂喝上郎酒了?污水资源化还能这么走

污水厂喝上郎酒了?污水资源化还能这么走

继2021年初,发改委等十部委出台《关于推进污水资源化利用的指导意见》后,污水资源化该如何展开,如何有效实现污水资源化利用成为行业关注焦点。目前来看,酒类企业和污水处理厂的珠联璧合,已经在实现污水资源化利用的道路上做着有效探索,但在具体操作中还有不少管理风险。除此之外,酒类企业和污水厂现有合作目前仍在发展阶段,未来如何有效利用政策红利,释放污水资源化利用市场有待进一步探索。

6月9日,四川省古蔺郎酒厂(泸州)有限公司和泸州市兴泸污水处理有限公司在郎酒泸州产区举行“酒类废水协商处理协议签约仪式”。

微信图片_20220616092048.png

泸州市酒业发展局副局长王勇指出,郎酒泸州产区酿酒废水协商排放正式签约,对于泸州市酒业来说是一件具有特殊意义的大事,它标志着泸州酒业绿色生态高质量发展又往前迈出了一步。

继2021年初,发改委等十部委出台《关于推进污水资源化利用的指导意见》后,污水资源化该如何展开,如何有效实现污水资源化利用成为行业关注焦点。目前来看,酒类企业和污水处理厂的珠联璧合,已经在实现污水资源化利用的道路上做着有效探索,但在具体操作中还有不少管理风险。除此之外,酒类企业和污水厂现有合作目前仍在发展阶段,未来如何有效利用政策红利,释放污水资源化利用市场有待进一步探索。

以酒补充碳源,到底如何才能“合理”

据中国水网获悉,四川省古蔺郎酒厂(泸州)有限公司和泸州市兴泸污水处理有限公司的合作,将酒类废水作为污水厂补充碳源,并非首例。此前曾有多家媒体报道,青岛等地多个污水厂喝上“啤酒”补充碳源,但在诸多报道中,很多地区也出现了不少酒厂违规排放污水,最终被罚的新闻。

如,今年4月,山东省聊城市生态环境局披露的信息显示,华润雪花啤酒(聊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聊城公司)因涉嫌超标排污被该局罚款24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3月22日提出申辩时,华润聊城公司方面认为,高浓度有机废水可“变废为宝”。对此,相关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酒类企业废水中易降解有机物含量高,确实可为污水处理厂稳定补充优质碳源,但前提是要与当地污水处理厂协商约定排放浓度限值。

2020年12月,生态环境部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布了《啤酒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GB 19821-2005)修改单、《发酵酒精和白酒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GB 27631-2011)修改单(以下简称2项标准修改单)。明确“酒类企业废水可为污水处理厂稳定补充优质碳源,协同推进污水处理厂稳定运行。

虽然,酒类企业排放污水可以作为碳源已经得到官方认证。但在《啤酒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GB 19821-2005)修改单、《发酵酒精和白酒工业水污染物排放标准》(GB 27631-2011)修改单中对管理政策进行调整,主要内容包括以下两项:

允许酒类制造企业与下游污水处理厂通过签订具有法律效力的书面合同,共同约定水污染物排放浓度限值,并作为环境监督执法的依据。

执行约定浓度限值的企业,要将相关污染物指标的自行监测数据及时共享至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和下游污水处理厂运营单位。

生态环境部水生态环境司有关负责人指出,2项标准修改单扩大了标准适用范围,增加了污水排放口规范化设置、信息公开等要求,有利于执法监管和公众监督。

由此可见,在上述管理标准之下污水处理厂和酒企合作均在政府支持范围之内,其核心在于“约定间接排放浓度限值”+“规范签订书面合同”。

政策红利释放后,如何获取环境和经济双赢

在符合现有发酵酒精和白酒工业企业或生产设施的水污染物排放管理标准的前提下,酒类企业直接或间接向其法定边界外排放水污染物的行为管理出现弹性空间,意味着污水资源化背景下政策红利正在释放。在酒类企业和污水厂合作存在天然优势背景下,如何实现酒企废水资源最大化利用成为关注点。

生态环境部水生态环境司有关负责人指出,目前,我国多数酒类制造企业的生产废水经预处理后,排入污水处理厂进行深度处理。酒类企业废水属于有机废水,可生化性较好,不含有毒有害物质,但废水中化学需氧量浓度高,甚至达到数万毫克/升。按照现行排放标准规定,酒类制造企业需采取措施将废水中化学需氧量大幅削减至数百毫克/升(发酵酒精和白酒企业为400mg/L、啤酒企业为500mg/L)后,方可排入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投资和运行成本都比较高。与此同时,一些污水处理厂为了提高氮磷脱除效率,实现达标排放,需要补充碳源。酒类企业废水中易降解有机物含量高,可为污水处理厂稳定补充优质碳源,协同推进污水处理厂稳定运行。

2项标准修改单明确了酒类制造企业可与下游污水处理厂协商约定间接排放浓度限值的规定,一方面,酒类制造企业执行约定的浓度限值,有利于降低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和运行成本;另一方面,污水处理厂可以提高氮磷去除效率,稳定发挥减排效益。

实际上,在政策红利驱动下,有不少地区及企业已经行动起来了。

如,近日济南市启动鼓励酒类等生产企业与下游污水处理企业开展污水资源化利用试点工作,通过让“放错位置的资源”化身为宝,切实减轻企业生产治污成本,积极为企业在疫情期间纾困解难出实招、见实效,实现经济效益、环境效益、社会效益多方共赢,为推动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做出贡献。

在青岛,青岛水务环境公司所属李村河污水处理厂、团岛污水处理厂和海泊河污水处理厂,都已接纳了啤酒废水。截至2021年年底,三厂共计接收59万吨官网排水和3万多吨的浓液。

“浓液都由专门的运输车辆,运送到污水处理厂。”在团岛污水处理厂,浓液被注入罐体后,和污泥一道产生沼气,进而发电。“喝”上啤酒浓液后,截至目前该厂已多发电四十多万度。不久前,青岛市水务管理局收到来自青岛啤酒股份有限公司的感谢信,感谢机关热情服务、担当作为,积极探索推动啤酒废水资源化利用为城市污水处理厂补充碳源的新模式,为企业大大节约污水处理成本。

正是有了2021年的合作成果,今年,该公司与啤酒厂又签订了为期五年的长期合同。“目前,我们正在计划试点采用新技术。”青岛水务环境公司副总经理王福浩指出,新技术如果加以推广,将进一步提高啤酒废水的利用效率,助力青岛市打造低碳绿色城市。

青岛市生态环境局此前给出过统计,以青岛啤酒厂的运行数据为依据测算,每千升酒减少碳排放2公斤,青啤60家工厂若全部按照新的排放方式,预测每年将减少碳排放约2万吨。这还不包括污水处理厂节约的采购碳源成本,而碳源制备造成的碳排放更高,所以减少碳源采购降低的碳排放数据将会更大。

据媒体报道,目前有青岛、苏州、常州、黄石等地的污水处理厂已经喝上了“青岛啤酒”“雪花啤酒”,顺利实现了企业废水资源化利用和碳减排的双赢!

以常州为例,数据显示,仅2021年二季度,雪花啤酒厂(常州)产生废水共35730吨,按照新的管理模式,啤酒厂减少运营成本12.5万元。而常州江边污水处理厂利用啤酒废水作为碳源,在提高污水氮磷去除率的同时,实际减少购买商品碳源45万元,减少碳排放达220吨;预计全年减少购买碳源150万元,减少碳排放达730吨。真正让常州污水处理厂穿上节能减排的“绿衣”,畅快地喝起了“啤酒”。

正如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所说,污水资源化文件将给工业用水占比高的缺水地区带来更显著的影响。在节水优先导致供水需求可能下降的背景下,地方水务企业需要贴近工业用户,“变危为机”,抓住在工业节水、工业园区供排水、高品质再生水、分质供水等方面的潜在机遇。(相关阅读:薛涛:污水资源化新政启示录,供水未来的“三驾马车”)山东作为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不到全国1/6的严重缺水地区,在近两年工业废水污水资源化利用的实战中取得不错成效。

前人探路,后人以赴。此次郎酒和泸州市污水厂的合作,也是白酒类企业污水资源化利用的积极探索。污水资源化背景下,只有更多企业参与并探索,才能在现实中走出酒企+污水厂、环境+经济效应最大化的康庄大道。

(来源:中国水网)

推荐展会

广东泵阀展
水展
egs
世环会【国际环保展】
I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