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届上海国际泵阀展

上海国际泵管阀展览会

FLOWTECH CHINA (SHANGHAI) 2022

202268-10

上海 | 国家会展中心(虹桥)

距离开展

0

ENG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练江流域三年水污染治理历程及成效

练江流域三年水污染治理历程及成效

练江流域作为粤东五大河流中水污染最严重的河流,治理工作长年滞后。2018年开展了新一轮全面流域治理规划,大力建设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配合关停搬迁沿岸纺织印染和造纸等重污染企业、查处偷排行为,以及进行大量河面垃圾清理及河底清淤,终于使得练江水质逐步改善,海门湾断面,2020年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 3838-2002)Ⅴ类标准,2021年1月至4月达到GB 3838-2002 Ⅳ类标准。

 

0引言

 

练江是粤东五大河流之一,是五大河流中水污染最为严重的,因此广东省“碧水工程”将练江作为重点整治的流域之一。练江发源地为普宁市大南山五峰尖西南麓杨梅坪的白水磜,途径汕头市潮阳区和潮南区,从潮阳区海门湾入海,曾为普宁市、汕头市潮阳区和潮南区的主要工农业生产用水和饮用水源。随着人口增长和经济发展,流域内遍布了大量纺织印染企业、畜禽养殖场,且污水、固废处理设施建设严重滞后,使得大量工业废水、畜禽场污水、生活污水及垃圾直排练江河内,最终导致了练江流域水质年年恶化。

 

2018年中央第五环保督查组对练江污染整治项目开展了“回头看”,发现整治进度严重滞后。后由广东省政府牵头督办练江污染整治,驻扎现场督导汕头、揭阳两市,全力推进练江污染综合整治,并在多家国有企业进驻协助下,练江流域污染整治工作最终收得显著成效。根据海门湾桥闸断面2021年1月至4月的水质监测数据显示,流域水质已恢复至Ⅳ类,超出预期。

 

01练江流域水质恶化的时空变化及污染源分析

 

1.1 练江流域水质的时空变化

 

练江流域的水质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恶化,从1997年的水质监测结果为Ⅴ类,到1998年的水质检测结果已变为劣Ⅴ类(重度污染),其后一直维持为劣Ⅴ类。

 

2015年作为广东省“十二五”规划的收官之年,练江的干流和绝大多数支流水质仍维持劣Ⅴ类,占流域内的监测断面96%以上。流域内主要的污染因子为化学需氧量、氨氮和总磷,表明耗氧有机物和氮磷营养物污染突出。

 

2017年练江入海口的海门湾桥闸断面水质监测数据显示断面氨氮为6.86 mg/L,较2016年上升33.5%。

 

2018年海门湾桥闸断面的水质综合污染指数比2017年同期继续上升8.8%,练江污染不降反升。

 

1.2 练江流域水质持续恶化的客观因素

 

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起,随着人口增长及经济发展需要,练江流域沿岸的工业和农业的企业数量逐渐增加,但工农产业的层次低、分布散,大量夹杂在居民区中的重污染企业长期偷排污水。另由于经济发展期内,流域沿岸缺乏污水处理设施及固废处理设施,生产污水、生活污水和垃圾直排环境,导致流域水质恶化。

 

1.3 练江流域水质持续恶化的人为因素

 

练江流域水质持续恶化的人为因素可分为两部分。

 

一是政府规划与管理不到位以及长期存在“等靠要”思想:揭阳、汕头两市的用地规划不合理和管理能力不到位,导致流域内的土地利用散乱,城乡建设用地与交通线交织、工业用地分布零散。2016年的中央第四环保督查组和2018年中央第五环保督查组的反馈意见中均指出揭阳、汕头两市在练江污染整治工作上态度散懒不正,导致练江治理计划常年落空。原计划于2015年需建成的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污泥处置中心的环保设施无一建成。两地的整改工作流于形式,仅有个别任务真实落地,练江污染问题仍旧严重。

 

二是社会与公众对污染治理的责任意识不强,治理参与度低,漠视污染不断加重的水体,企业仍旧偷排污水进和、社会公众仍旧随意丢弃垃圾进河。企业和居民的家园意识有待加强。

 

1.4 练江流域水污染源

 

蔡瑜萱于2003年的调查研究指出,练江流域内生活污染源、面源污染源及工业污染源的占比分别为62.4%、28.9%和8.7%,其中面源污染源以畜禽场污水和生活垃圾为主,工业污染源以印染污水为主。

 

02练江流域治理过程及成果

 

2.1 练江流域治理的历程

 

2006年,汕头市人民政府发布《汕头市环境保护与生态建设“十一五”规划》,规划中提出练江流域汕头段内将于两英镇及潮阳城区新增两座污水处理厂。但施工进度缓慢,两座污水处理厂分别于2006年6月和2007年3月开始施工、分别于2010年7月和2009年8月建成。两座污水处理厂的施工期间,周边污水仍直排环境,持续造成流域污染。

 

2011年7月,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引发《广东省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十二五”规划》,汕头市人民政府据此制定了《汕头市练江流域“十二五”水污染综合整治方案》

 

2015年,广东省环境保护厅印发《练江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方案(2014-2020年)》,整治方案中要求汕头市潮阳区、潮南区和普宁市积极整治练江水污染问题。方案的具体措施,一是以产业集聚推进产业转型,整顿流域内杂乱分布着大量印染、印花、纺织、造纸等重污染企业,关停无牌无证印染企业,切实推进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建设,引导印染企业入园集聚。二是加强环保基础设施建设,切实推进工程减排。方案要求加快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在2015年底前、2017年底前和2020年底前,全流域分别新增污水处理能力 33.2万m3/d、56.8万m3/d和11.5万m3/d,及新增污水收集管网 515 km、 583 km和332 km,并通过提标改造提升现有污水处理厂的出水水质,达到地表Ⅴ类。同时加快垃圾处理设施建设,在2017年底前确保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到95%以上。三是推进农村环境综合整治,控制面源污染。方案要求整顿练江流域内禁养区和限养区内的畜禽养殖场,以加强畜禽养殖业污染控制,以及因地制宜建设农村污水处理设施和农村垃圾收运系统。四是实施河道综合整治。汕头市潮阳区、潮南区和普宁市需按照“先截污再清淤后修复”的原则,清理理两岸的违法占地和违章建筑、推进污水截排工程、疏浚污染底泥和建设滨岸生态景观带。五是加强环境监管,杜绝违法排污。《练江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方案(2014-2020年)》的总体目标是实现练江水环境质量显著改善,青洋山桥断面和海门湾桥闸断面水质基本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Ⅴ类标准。

 

2016年,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查组对广东省开展环保督察,发现《练江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方案(2014-2020年)》落实情况欠佳,练江治理计划明显落空。汕头市及揭阳市在练江综合整治方案中明确需于2015年底建成的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垃圾焚烧发电厂等无一建成,每天约62万m3生活污水直排环境,导致污染持续加重、发黑发臭,约3 600 t生活垃圾未得到妥善处置,流域内仍无序布局着大量纺织印染企业,长期非法排污,练江海门湾桥闸断面水质仍维持劣Ⅴ类。

 

2017年8月,广东省环境保护厅发布了《练江流域水污染物排放标准》,明确规定了向练江流域排放污水的纺织染整、造纸和纸制品等重点控制行业及城镇污水处理厂的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等主要水污染物的排放限值。该标准的发布为加强广东省练江流域水环境污染防治,改善流域水环境质量给出重要的执行依据。

 

2018年中央第五环保督查组对练江污染整治项目开展了“回头看”,发现整治进度仍旧严重滞后,练江流域的水污染依然严重,广东省政府随即牵头督办练江污染整治,驻扎现场督导汕头、揭阳两市,开启了新一轮练江污染综合整治工作,并持续至今。

 

2.2 练江流域整治的措施

 

2018年,练江流域新一轮的整治工作正式开始。普宁市及汕头市潮阳、潮南区多点开花,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和垃圾发电厂等环保基础设施的建设工作、黑臭水体污染整治工作、工业源污染整治工作、面源污染整治工作同步开展。

 

2.2.1 城镇污水处理厂及纺织印染工业废水处理厂的建设

 

广东省广业环保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积极响应广东省政府号召,随即成立练江环境治理项目部,承接多座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的建设任务,共计城镇污水处理厂8座及纺织印染工业废水处理厂1座、配套管网1 107 km,其中普宁市扩建城镇污水处理厂1座,汕头市潮阳区扩建城镇污水处理厂3座,新建城镇污水处理厂3座及纺织印染工业废水处理厂1座,汕头市潮南去扩建城镇污水处理厂1座,共新增生活污水处理能力29.3万m3/d,合计处理能力54万m3/d,除纺织印染工业废水处理厂外,均按地表Ⅴ类出水标准建设。

 

2.2.2 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建设

 

普宁市与汕头市潮阳、潮南区均加快建设原本进度缓慢的垃圾焚烧发电厂,同时完善城乡垃圾收运的工作模式,推进城乡生活垃圾无害化,减少垃圾进入河流,造成污染。

 

2.2.3 黑臭水体污染及污染源整治工作

 

练江流域新一轮的整治工作遵循了标本兼治、水岸同治的原则,在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等环保基础设施投入运营之前,普宁市与汕头市潮阳、潮南区深度开展了练江流域的清理工作,包括了清理非法排污口、清理违章建筑、清理漂浮物、清理河岸障碍物和河道清淤。

 

2.2.4 工业源污染整治工作

 

练江流域内的普宁和汕头两市均存在大量纺织印染企业,其中有包含有大量散乱污和小作坊企业。企业偷排废水、超标排放废水的环境违法行为常年不止。

 

在新一轮的整治工作两市大力整顿纺织印染行业,全面取缔关停散乱污和小作坊企业,限制大型企业产能并制定废水排放标准。

 

2.2.5 面源污染整治工作

 

练江流域内广泛存在农业面源污染,普宁和汕头两市采用分区域管理方法,依法关闭禁养区内的畜禽养殖场,加快建设限养区和适养区内规模化畜禽养殖场的粪便污水贮存、处理和利用设施,及统一收集、处理和利用散养密集区域的畜禽养粪便污水。畜禽养殖污染专项整治行动有效减少了粪便污水进入水体。

 

2.3 练江流域治理成果

 

自2018年中央第五环保督查组对练江整治情况进行 “回头看”后,广东省政府牵头督办练江污染整治,大力整治工业废水的偷排问题,清退所有园外印染企业,建立纺织印染产业园并引导企业入园,对印染废水集中处理;全力加快建设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及配套管网,对流域内生活污水应收尽收,练江干流水质开始逐渐好转,上述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于2019年逐步建成,2020年开始投产。据统计,2020年1月至2021年4月,上述污水处理厂共处理生活污水18 902万m3,减排COD 26 066.9 t、氨氮4 971.9 t、总磷539.7 t。其产生的污泥统一运送至处置中心进行无害化处理,避免产生二次污染。

 

练江流域新一轮的整治工作重点中,加强污水处理产及配套管网的建设以扩大污水收集能力及处理能力,配合河道清理、清淤及垃圾处置,流域水质不断改善。海门湾桥闸断面2018年至2021年的水质监测数据见表1和表2。

2.4 练江整治历程的经验教训

 

练江综合整治已经着手谋划很多年,但一直进展缓慢,结合2018年后的快速整治,总结出了整治历程上的经验教训。首先,汕头、揭阳两市忽视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性,对粗放发展的重污染行业管理不力,在环保基础设施建设的工作上怠惰因循,严重阻碍了整治工作的顺利进行。2016年和2018年,两次的环保督察均指出汕头、揭阳两市长期以来存在“等靠要”思想,政府对于练江污染整治的重要性、严肃性认识不足、站位不高、作风不实,督察整改方案确定的污染整治项目几乎无一按时完成,流域水质仍呈下降趋势,污染形势十分严峻。

 

其次,社会宣传教育环节较为薄弱,导致社区和企业在环境保护工作上的责任意识不强。

 

2.5 2018年后的练江整治精神

 

练江作为重污染河流,常年制约着流域沿岸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其污染综合治理是个大难题。2018年后,广东省以“练江模式”,全面推进练江流域综合治理。练江模式总结为6点:高位推动、协同并进、系统谋划、源头治理、兵团作战及精准保障,即广东省委、省政府现场督办、掀起社会舆论,协同地方政府各层级、社会各界,通过科学系统的谋划,针对污染源头,统筹多家省属大型国企,以技术和资金支持练江污染整治工作。练江模式体现了整体观、系统观和绿色发展观,充分挥发了制度的优势,起到流域污染综合治理示范作用。

 

03结论及未来展望

 

(1)结论。练江作为粤东五大河流之一,曾被污染至水黑如墨、垃圾遍地。2018年,在广东省政府的督办下,练江治理工作多措并举、大力兴建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管网,仅用1年时间建成了多座污水处理厂及1 000多km管网。练江流域的治理工作从需求侧治理转向供给侧治理,提高了供给体系的质量和效率,是深化流域治理改革的重要例子。

 

污水处理厂的建设不但起到减排效果,其净化后的出水对流域内起到重要的补水作用,能增加水体流速、冲刷河流底床和稀释污染物浓度,为练江流域水质的恢复和增强自净能力提供重要的补给。现流域水质得到不断改善,水体逐渐清澈,海门湾桥闸水质监测站作为练江最后一个国考断面,其监测数据显示,练江水质逐步提高,从2019年整治初期的劣Ⅴ类水,到2020年整治中期的Ⅴ类水,再到2021年稳定期的Ⅳ类水,治理成效显著。

 

(2)未来展望。2018年至2021年这段练江治理时期,广东省政府结合地方政府和环保企业,对流域治理工作进行了整体规划、分点建设,与地方企业充分协商,与地方社区充分宣传和沟通,最终治理规划达成立各方利益的平衡。这样自上而下、自下而上的总体规划和调动各方积极性的工作方式,逐渐被称为“练江模式”,是打赢练江流域水污染防治攻坚战的重要抓手,也是推动流域生态文明建设过程中的重要案例。

 

来源:北极星水处理网

 

【第十一届上海国际泵阀展】


2021年,是上海国际泵阀展迎来的第一个十周年,也是见证许多同行新老朋友的瞬间与永恒,成长与蜕变;在已走过的“过去10年”中,上海国际泵阀展让大家感知到了一个泵管阀品牌展会的信念。FLOWTECH CHINA(2022)第十一届上海国际泵管阀展览会(简称“上海国际泵阀展”)以10年为起点,将于2021年6月2-4日在上海国家会展中心(虹桥)重新再出发,发挥品牌展会国际化平台的作用,利用多年积累的资源和经验,为展商和观众提供了一个集展示、交流、采购、线上四位一体的多模式商贸综合体平台!

推荐展会

egs
广东泵阀展
水展
世环会【国际环保展】
IEC